蜀繡中國風:李宇春平穩落地的不二法門

七月 2, 2009

李宇春高居各大音樂榜單前列的蜀繡,實在是應得的成績。唱功無需多說,單單對比一年前的少年中國,這首蜀繡更是具足一切商業元素的好歌。郭敬明寫詞,玩票也好,花哨也好,處處有來頭的歌詞配得上蜀繡的窮工極巧。曾有人對歌詞深以為詬病:鐵馬冰河原為北方景緻,特定地與輪台這一西域要塞關聯,與蜀地無關;又或,本為山西固有的杏花村,也出現在歌詞中,似乎與四川毫無瓜葛,因此指責郭敬明牽強附會。其實是誤會。且聽一句“四月繡花針”,全曲就在李宇春輕柔的歌聲中拉開序幕,一幅華美蜀繡逐漸展開,你可以看到兵刀相見的戰場,煙塵散去,多情的蜀國女子繡盡了牡丹牧笛,繡進了韶華,卻仍在痴癡等待。商業時代的音樂,要做到大眾喜愛而且又不失水準的確是比較難的事情。太商業恐怕流於濫俗,陽春白雪(去她博客看看)又恐怕曲高無人買帳。誰也不知道下一波流行的音樂會是什麼風格:也許你認為中國風早已是昨日黃花,可沒準周董與方文山再度聯手翻了個花樣,又成為華語樂壇新風向標;也許宋祖英鳥巢個人音樂會之後,古典將大行其道,流行歌曲從此倍受冷落。因此,在個性、高雅與流行之間無盡的徘徊是每個歌手不解的難題。一曲唱終身的倒也罷了,新生代歌手尤其是選秀出身歌手更要面臨這個問題:唱別人的歌一炮走紅,但無論能模仿多少人,模仿得多麼像,秀過之後終究要以自己的作品說話。眼見不少歌手轟轟烈烈之後,很快折戟沉沙。關於李宇春由來已久的爭論一直未停歇。其實她是在被關注、受爭議中樹立了自己在樂壇的江湖地位。沒有禁忌的話題,沒有陰鬱的宣洩,在遍嚐各種音樂風格之後,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會讓人格外地爽。這是李宇春的風格,不跟風才會創造流行。從最初的《皇后與夢想》,帶著幾分青春的張揚,到《我的》,色彩斑斕個性十足,再到《少年中國》,穩重而又不失活力,李宇春在自由發揮下日漸成熟。而這首蜀繡,李宇春唱足了深閨佳人的韻味,與從前廣受爭議的中性路線相比,有著些許劃時代的意味。近來看到李宇春為雜誌拍攝的封面,有多少妖嬈嫵媚談不上,但清俊中透出的天真確是動人之處。亦如自在少年,隨性天真,一天天長大成熟,你能說更喜歡哪一個嗎?

Hello world!

七月 2, 2009

Welcome to WordPress.com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!